欢迎来到短文学网,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经典短句,及各类搞笑、个性唯美短句.欢迎收藏本站!
励志 | 爱情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

南沟的回忆奶奶每日家中忙里忙外

作者: xiaohonglei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1-11-19 阅读:
1967年之夏,我当时十七岁,就在这个夏季我奔往了我的老家,去九台营城看望年迈的祖父祖母,爷爷还在生产队铡草喂马,奶奶每日家中忙里忙外。
奶奶家坐落营城车站东南的茅草房屋,但这个地方给我留下了多少童年的趣事,陪伴奶奶途步二十华里去南沟,不得不说上几句...
在奶奶家的窗前往南远望,一座座青山连绵不断,我时常就问奶奶:那远处的山里啥样?
奶奶回答我:那里的地方叫南沟,奶奶的妹妹住在那个山沟里。
只听说老姨奶家住在那里,前几年姐姐随奶奶去过。那个年代我也看到过老姨奶家人常来常往。记得有一年冬天,老姨奶坐着马拉的爬犁,爬犁上铺盖着棉被,由她的儿子赶着马拉爬犁,来奶奶家串门。由于时间太久了,只记得冰雪的路上,老姨奶坐爬犁回去时,奶奶门前送她,爬犁一股烟似的消失在去往南沟的雪地中。我也期盼有着一日能去看看远处的大山,也能去南沟看看老姨奶住的地方。
好事多磨,事随意愿,这一天真的来到了,就在1967年的夏天,我和奶奶奔往了南沟。
奶奶当年六十八岁,身体很硬朗,但是长途山路,也有山中动物,便于走路,也携带着一个木棍,一来爬山方便,再就是也能防身。我虽是十七岁,但也身带一个木棍,便于爬山。
大约走了十余里的路,到了二道沟公社,和奶奶在二道沟公社旁的供销社买了二斤水果糖(当年水果糖是1.07元一斤,等于500克)。沿着二道沟的乡路,再往南走,就看到大山了。由于天热路上饥渴,在路过一片苞米地时,我索性掰了一根苞米杆,当做甜高粱口嚼吸汁,没想到让看青的给抓住了,发生了口角,要把我们带到生产队论处,奶奶顺手把我手中的苞米杆扔掉,拽着我就走,看青人拦住并争论,奶奶上来不讲理的劲来:“你看谁掰你家苞米杆了?在哪呢?我们手里也没有”说着拉着我就走了,看青人看着这个老太太翻脸不认账,也不和我们较劲了。
我们走到了山角,一条小路上坐着一条是狗还是狼?面向着我们,好像是故意挡住去路,我心在砰砰跳,奶奶告诉我不要理它,也不要离它太近,我和奶奶手中提着木棍绕过去了,回头再望...它还坐在那没动,绕过了这个小路,我吓得一身冷汗,奶奶好像没啥事似的。
我们顶烈日,进入了山路,在山路攀爬,看到很多果树,有安梨,山里红,榛子,时而一声野鸡或鸟叫,很是恐惧,便问奶奶:这个山里很恐惧啊!
奶奶不以为然的说:山里的人都要每天经过,都不为奇怪了。
又走过了一个山坡,来到了一片山沟平地,看到了住户人家,奶奶说:前面不远就到了,这时我们估摸走的时间也有两个时辰了。
到了一个树木栅栏的人家,奶奶见到了自己的妹妹,分外喜悦,不由分说,两个老太太坐在炕上,每人一个长长的烟袋,就抽起烟来,在那个山沟里的茅草房屋里,两姐妹唠起了家常,至于唠的什么?不过也就是家长里短的这些事罢了。
山沟里没有电灯,晚上是油灯,基本天黑就睡觉,天亮就下地,夜里也不锁门,只是栅栏一挡就完事。那里的人读书的很少,迷信的很,对天文地理根本不懂,不承认有地球,就只道上有天,下有地。但他们知道城市里的武斗,让我们住在山里,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在那个山沟里的每天是老姨奶家的老儿子,我叫老叔,每天陪我去山里玩。这个老叔一个眼睛从小就失明了,另一只眼睛很好,走哪个山,叫什么名,都很熟悉,他大我五,六岁吧!是山沟里很干的能人,身强力壮。但没说上媳妇呢!
“国君,你看哪个山好,咱们就往哪个山去,”老姨奶家的老叔问我。
我望着连绵不断的山,目光停留在一座高一点的山,而那个山上有一个能瞭望的小木楼,就回答说:“咱们就爬这座山吧!”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本文地址:https://www.xiaohonglei.com/shuqingsanwen/19252.html
上一篇:火红的腊月(散文) 下一篇:吊着小蜡的旅游

相关阅读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欢迎收藏
我们的努力,只为得到你最好的认可,请认准我们的网址。
友情提示: 喜欢我们网站的人,请收藏我们网址,以便下次更快捷进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