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短文学网,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经典短句,及各类搞笑、个性唯美短句.欢迎收藏本站!
励志 | 爱情
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散文随笔 > 文章列表
  • 情侣俩的关系已不再是单纯的爱情,有了些过命的东西在里面 发表日期:2021-10-12

    张浩阳有个傻子妈。这是他小时候的耻辱。小朋友们都朝她丢石头,骂她疯八叉,他只能躲着,从不喊妈。在他的记忆里,爸爸打她,奶奶打她,爷爷打她,把她打得遍地打滚,张浩阳恨透了自己有个这样...

  • 杂感随笔|走失的朋友 发表日期:2021-10-12

    文/唐剑锋 每个人都在大步向前走。走着走着,发现原来一起走的一些朋友,不见了,走失了。我们需要回头找回这些走失的朋友吗?有人深有感触地说:我也有过好朋友渐行渐远的经历,那会儿伤感了好...

  • i 音乐 第580期 | 金秋十月,音乐随笔 发表日期:2021-10-12

    听飞扬971 让美妙的音乐为你带来好心情 钢琴组曲《岁月(Das Jahr)》第十首:十月 有精神的快板 作曲:范妮 门德尔松 范妮门德尔松是十九世纪著名浪漫派作曲家费利克斯门德尔松的姐姐,她和弟...

  • 散文,忽而来客,伴着浓浓的秋色 发表日期:2021-10-12

    令心情愉悦的是,有人带着几盒精致的小点心,轻轻叩响你的门扉,笑盈盈地向你讨一杯粗茶和一点闲情。 放下手中的书本,夹入一片秋叶当作标记。取出玻璃茶壶,看茶芽在光阴中翻滚,渐渐地便有了...

  • 散文集-分开了会在回忆和想象中度过 发表日期:2021-10-12

    分开了会在回忆和想象中度过。只要心中有爱,就是美好的。一定要有心无力的付出,为了爱人,想要个家,就是放心的温馨。为了爱人,他心甘情愿地侍候在人间四月天。无论是真爱海誓山盟,还是浪漫...

  • 在他的散文里读懂沈阳 发表日期:2021-10-12

    这是一部40万字的散文集,收入书中的60篇散文尽写沈阳这就是前不久获得第九届冰心散文奖的《在水之阳》。作者初国卿是辽宁省散文学会会长、沈阳政协文史馆馆长,地道的沈阳作家。冰心散文奖不仅...

  • “年”的来历福人地板小沈给各位拜年啦 发表日期:2021-10-11

    春节是中国人的过年。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年的来历。 相传在远古时候,有一种叫做年的怪兽,凶猛残忍,每隔365天的夜晚(这个夜晚就叫除夕夜)就出来为非做歹,吞噬人畜,毁坏庄稼。人们...

  • 一节瑜珈课给大家来份福利吧 发表日期:2021-10-11

    好久之前就想和大家一起探讨下瑜伽。十七号了,一个月没写公众号,给大家来份福利吧! 请大家选择最舒适 的坐姿坐到垫子上,挺直腰背,将双手轻轻地搭在双腿的膝盖上,双手食指抵住大拇指,做成...

  • 地主家庭 发表日期:2021-10-11

    30-40年代之前,沈氏在当地是一个显赫的家族,全村多半的房产都是沈太爷的,其家族有着庞大的家业。那时国共两党内战,沈太爷作为一个商人,国共两党都跟沈家要过物资,10年的动荡内战,沈太爷...

  • 时间并不是真的帮我们解决问题 发表日期:2021-10-11

    十七梦实 梦想盛开 时间并不是真的帮我们解决问题,它只是把原来怎么也想不通的问题,变得不再重要了。 每个年龄,都有每个年龄相匹配的烦恼。无一例外。每个年龄的烦恼,都会在那个年龄的地方...

  • 记得第一次和老公牵手,感觉他的手掌特别硬 发表日期:2021-10-11

    无论我们的人生活过了多长时间,我们都一直有追寻爱的路上。 你能告诉我,爱是什么吗?这是个我们经常遇到的问题。我们也经常会思索它。 我还是先讲几个真实的故事吧。 01 记得第一次和老公牵手...

  • 杂感随笔 | 文坛“大师”何时休 发表日期:2021-10-11

    文/曲三 文坛,本应是一方净土,是热爱生活、热爱文艺、思想单纯的风流人物聚集之地。然而,曾几何时,文坛却刮起了一股浮夸风,少数人发表了几篇文章,便标榜自己为著名作家甚至伟大作家;写了...

  • 人生随笔:看淡,心里舒坦 看开,心情愉快 发表日期:2021-10-11

    不必苛求他人,也别太苛求自己。人各有志,看成败论得失都要因人而异。一一看重,心事重重;一一看淡,心里舒坦; 一一看开,心情愉快。 别去跟人计较,也不要跟自己过不去。对利弊荣辱的敏感度...

  • 散文,落叶小径,遇见一场雨 发表日期:2021-10-11

    晨梦被寒意侵扰,方知温暖已经决绝转身,没有留下一丝一缕的残存。即使窗外纷纷的黄叶舞得再热烈,也抵不过时令的更迭。 季节走远,屋内温暖未至,家中冷得像一首颓败的诗,读来寒意侵扰,更添...

  • 散文 | 沙坪绣色好迷人 发表日期:2021-10-11

    文 | 谭仲池 深秋时节,我去沙坪,竟迷了路。 车子仿佛在如彩线绣出的、美轮美奂的天然山水画里穿行。峰回路转,穿冲过坳,始终走不出,平坦蜿蜒,绿树掩映的乡村公路网。 我的心情开始有些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