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短句网,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经典短句,及各类搞笑、个性唯美短句.欢迎收藏本站!
励志 | 爱情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古诗词 > 文章内容

有关班婕妤的诗词

作者: admin 时间: 2020-04-18 阅读:

1.班婕妤全部诗词

班婕妤

<;捣素赋>

测平分以知岁,酌玉衡之初临。见禽华以麃色,听霜鹤之传音。伫风轩而结睇,对愁云之浮沉。虽松梧之贞脆,岂荣雕其异心.若乃广储悬月,晖水流请,桂露朝满,凉衿夕轻。燕姜含兰而未吐,赵女抽簧而绝声。改容饰而相命,卷霜帛而下庭。曳罗裙之绮靡,振珠佩之精明。若乃盼睐生姿,动容多制,弱态含羞,妖风靡丽。皎若明魄之生崖,焕若荷华之昭晰;调铅无以玉其貌,凝朱不能异其唇;胜云霞之迩日,似桃李之向春。红黛相媚,绮徂流光,笑笑移妍,步步生芳。两靥如点,双眉如张。颓肌柔液,音 于是投香杵,扣玟砧,择鸾声,争凤音。梧因虚而调远,柱由贞而响沉。散繁轻而浮捷,节疏亮而清深。含笙总筑,比玉兼金;不埙不篪, 匪瑟匪琴.或旅环而舒郁,或相参而不杂,或将往而中还,或已离而复合.翔鸿为之徘徊,落英为之飒沓。调非常律,声无定本。任落手之参差,从风飚之远近。或连跃而更投,或暂舒而长卷。清寡鸾之命群,哀离鹤之归晚。苟是时也,钟期改听,伯牙驰琴,桑间绝响,濮上传音;萧史编管以拟吹,周王调笙以象吟。性闲良若乃窈窕姝妙之年,幽闲贞专之性,符皎日之心,甘首疾之病,歌采绿之章,发东山之咏。望明月而抚心,对秋风而掩镜。阅绞练之初成,择玄黄之妙匹,准华裁于昔时,疑异形于今日;想娇奢之或至,许椒兰之多术,熏陋制止之无韵,虑蛾眉之为魄。怀百忧之盈抱,空千里兮吟泪。侈长袖于妍袄,缀半月于兰襟。表纤手于微缝,庶见迹而知心。计修路之遐敻, 怨芳菲之易泄。书既封二重题,笥已缄而更结。渐行客而无言,还空房而掩咽。

自悼赋

承祖考之遗德兮,何性命之淑灵。登薄躯于宫阙兮,充下陈于后庭。蒙圣皇之渥惠兮,当日月之盛明。扬光烈之翕赫兮,奉降宠于增成。既过幸于百位兮,窃庶向乎嘉时。每寤寝而累息兮,申佩离以自思。陈女图以镜监兮,顾女史而问诗。悲晨妇之作戒兮,哀褒之为邮。美皇英之女虞兮,荣任姒之母周。虽遇陋其靡及兮,敢舍心而忘兹。历年岁而悼惧兮,闵蕃华之不滋。痛阳禄马柘馆兮,仍襁褓而离灾。岂妾人之殃咎兮,将天命之不可求。白日忽已移光兮,遂腌莫而昧幽。犹被覆载之厚德兮,不废捐于罪邮。奉共养于东宫兮,[言乇]长信之末流。共洒扫于帷幄兮,永终死以为期。愿归骨于山足兮,依松柏之余林。 重曰:潜玄宫兮幽以清,应门闭兮禁闼局。华殿尘兮玉阶[艹治],中庭萋兮绿草生。广室阴兮帷幄暗,房栊虚兮风冷冷。感帷裳兮发红罗。纷[纟卒]兮纨素声。神眇眇兮密靓处,君不御兮谁为荣。俯视兮丹墀,思君兮履綦,仰视兮云屋,双涕兮横流。顾左右兮和颜,酌羽觞兮销忧。惟人生兮一世,忽一过兮若浮。已独享兮高明,处生民兮极休。勉虞精兮极乐,与福禄兮无期。绿衣兮白华,自古兮有之。

2.班婕妤的诗词

你好,希望采纳! 班婕妤(约公元前48-2年)汉代女作家。

祖籍楼烦(今朔城区),后迁居长安(今陕西西安)西郊。婕妤并非班的名字,而是汉代后宫嫔妃的称号。

因班曾入宫被封婕妤,后人一直沿用这个称谓,以至其真实名字无从可考。 班婕妤是中国文学史上以辞赋见长的女作家之一,她的作品很多,但大部分已佚失。

现存作品仅三篇,即《自伤赋》、《捣素赋》和一首五言诗《急歌行》,亦称《团扇歌》。 汉成帝初年,班婕妤补选入后宫,初为少使,后成为婕妤,很受成帝的宠幸。

一次成帝到后宫游玩,要班婕妤与他同坐一辆车,然而婕妤却以古之贤君臣在侧,而亡国之主才是嬖女相随的史实加以拒绝。成帝的母后听到此事,大为感慨:“古有樊姬,今有婕妤。”

鸿嘉年后,班婕妤和许皇后失宠,赵飞燕姐妹诬告许皇后、班婕妤,成帝问班婕妤,她委婉地说:我听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我极力持身修已,还没有享到福,去做那些邪恶之事,还有何望吗?倘使鬼神有知,也绝不会泊信那些不臣贼子的诬告;如果鬼神天知,那诬告就更加无益了。我绝不做这愚蠢的事情。”

成帝被她说的无言以对,许其入长信宫侍奉太后。 班婕妤因受赵飞燕的嫉妒,遭诬陷,受排挤。

她向成帝奏请到长信宫去服侍太后,残度晚年,后死葬于延陵。 怨歌行 怨歌行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注释】: 这一篇旧以为班婕妤诗,或以为颜延年作,都是错误的。今据《文选》李善注引《歌录》作无名氏乐府《古辞》。

属《相和歌·楚调曲》。 裂:截断。

“新裂”,是说刚从织机上扯下来。 素:生绢,精细的素叫做纨。

齐地所产的纨素最著名。 鲜:一作“皎”。

团团:一作“团圆”。 飙:急风。

箧笥:箱子。 【简析】: 这诗用扇来比喻女子。

扇在被人需要的时候就“出入怀袖”,不需要的时候就“弃捐箧笥”。旧时代有许多女子处于被玩弄的地位,她们的命运决定于男子的好恶,随时可被抛弃,正和扇子差不多。

本篇《文选》、《玉台新咏》、《乐府诗集》均收,并题班婕妤作。但因《汉书》本传未载其曾作怨诗,而《文选》李善注又引《歌录》云:“《怨歌行》,古辞。”

故近人多据此疑非班作,然亦乏确证。而魏晋六朝人,如陆机、钟嵘、萧统、徐陵等皆以为班作,且诗的内容又与《汉书》本传所载斑婕妤的身世、怨情无一不合,故属之班作,当是信而有据。

班婕妤是著名史学家班固的祖姑,左曹越校尉班况之女。汉成帝时选入宫,始为少使,未几大得宠幸,封为婕妤(嫔妃称号)。

后为宫人赵飞燕夺宠,居长信宫,作有《自悼赋》、《捣素赋》等,皆抒发其失宠后幽居深宫的郁闷和哀怨,此诗当亦是她失宠后所作。本诗又题为《团扇》(钟嵘《诗品》),是一首咏物言情之作。

通首比体,借秋扇见捐喻嫔妃受帝王玩弄终遭遗弃的不幸命运。前六句是第一层意思。

起首二句写纨扇素质之美;从织机上新裁(裂)下来的一块齐国出产的精美丝绢,像霜雪一般鲜明皎洁。纨和素,皆精美柔细的丝绢,本来就皎洁无暇,更加是“新”织成,又是以盛产丝绢著称的齐国的名产,当然就更加精美绝伦,“鲜洁如霜雪”了。

二句喻中套喻,暗示了少女出身名门,品质纯美,志节高尚。三四句写纨扇制作之工“把这块名贵精美的丝绢裁制成绘有合欢图案的双面团扇,那团团的形状和皎洁的色泽,仿佛天上一轮团的月亮。

清人吴淇评道:“裁成句,既有此内美,又重之以修能也。”(《选诗定论》)意谓首二句写其内在本质之美,此二句则写其经过精工制作,更具有外表的容态之美。

“合欢”,是一种对称图案的花纹,像征男女和合欢乐之意,如《古诗》中“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羽林郎》中“广袖合欢襦”皆属此类。

故这里的“合欢”,不仅突出了团扇的精致美观,以喻女子的外貌出众,而且也寄托了少女对于美好爱情的向往;“明月”不仅比喻女子的光彩照人,同时出象征着她对永远团圆的热望。“出入”二句,因古人衣服宽大,故扇子可置于怀袖之中;天气炎热时则取出摇动,顿生微风,使人爽快。

李善注云:“此谓蒙恩幸之时也。”但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其实,这二句更深的含义是:嫔妃即使受宠,亦不过是侍侯君侧,供其欢娱惬意的玩物而已。

后四句为第二层意思:团扇在夏季虽受主人宠爱,然而却为自己恩宠难以持久而常常担心恐惧,因为转瞬间秋季将临,凉风吹走了炎热,也就夺去了主人对自己的爱宠;那时,团扇将被弃置在竹箱里,从前与主人的恩情也就半途断绝了。“秋节”隐含韶华已衰,“凉飙”,象征另有新欢;“炎热”,比爱恋炽热;“箧笥”,喻冷宫幽闭,也都是语义双关。

封建帝王充陈后宫的佳丽常是成千上万,皇帝对他们只是以貌取人,满足淫乐,对谁都不可能有专一持久的爱情;所以,即使最受宠幸的嫔妃,最终也难逃色衰爱弛的悲剧命运。嫔妃制度又使后宫必然争宠相妒,互相倾轧,阴谋谗陷,斑婕妤不就为赵飞燕所谗而失宠了吗?“常恐”,正说明光中伏悲,居安思危;这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乃是封。

3.班婕妤诗词全文

怨诗新裂齐纨素。

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

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

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

凉飚夺炎热。弃捐箧笥中。

恩情中道绝。钟期改听,伯牙驰琴,桑间绝响,濮上传音。

吾闻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修正尚未得福,为邪欲以何望?若使鬼神有知,岂有听信谗思之理;倘若鬼神无知,则谗温又有何益?妾不但不敢为,也不屑捣素赋测平分以知岁,酌玉衡之初临。见禽华以 麃色,听霜鹤之传音。

伫风轩而结睇,对 愁云之浮沉。虽松梧之贞脆,岂荣雕其异 心。

若乃广储悬月,晖水流请,桂露朝满,凉 衿夕轻。燕姜含兰而未吐,赵女抽簧而绝 声。

改容饰而相命,卷霜帛而下庭。曳罗 裙之绮靡,振珠佩之精明。

若乃盼睐生姿,动容多制,弱态含羞,妖 风靡丽。皎若明魄之生崖,焕若荷华之昭 晰;调铅无以玉其貌,凝朱不能异其唇; 胜云霞之迩日,似桃李之向春。

红黛相媚 ,绮徂流光,笑笑移妍,步步生芳。两靥 如点。

颓肌柔液,音性闲良。于是投香杵,扣玟砧,择鸾声,争凤音。

梧因虚而调远,柱由贞而响沉。 浮捷,节疏亮而清深。

含笙总筑,比玉兼 金;不埙不篪,匪瑟匪琴。或旅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4.班婕妤的诗词

你好,希望采纳!班婕妤(约公元前48-2年)汉代女作家。

祖籍楼烦(今朔城区),后迁居长安(今陕西西安)西郊。婕妤并非班的名字,而是汉代后宫嫔妃的称号。

因班曾入宫被封婕妤,后人一直沿用这个称谓,以至其真实名字无从可考。班婕妤是中国文学史上以辞赋见长的女作家之一,她的作品很多,但大部分已佚失。

现存作品仅三篇,即《自伤赋》、《捣素赋》和一首五言诗《急歌行》,亦称《团扇歌》。汉成帝初年,班婕妤补选入后宫,初为少使,后成为婕妤,很受成帝的宠幸。

一次成帝到后宫游玩,要班婕妤与他同坐一辆车,然而婕妤却以古之贤君臣在侧,而亡国之主才是嬖女相随的史实加以拒绝。成帝的母后听到此事,大为感慨:“古有樊姬,今有婕妤。”

鸿嘉年后,班婕妤和许皇后失宠,赵飞燕姐妹诬告许皇后、班婕妤,成帝问班婕妤,她委婉地说:我听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我极力持身修已,还没有享到福,去做那些邪恶之事,还有何望吗?倘使鬼神有知,也绝不会泊信那些不臣贼子的诬告;如果鬼神天知,那诬告就更加无益了。我绝不做这愚蠢的事情。”

成帝被她说的无言以对,许其入长信宫侍奉太后。班婕妤因受赵飞燕的嫉妒,遭诬陷,受排挤。

她向成帝奏请到长信宫去服侍太后,残度晚年,后死葬于延陵。怨歌行怨歌行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注释】:这一篇旧以为班婕妤诗,或以为颜延年作,都是错误的。今据《文选》李善注引《歌录》作无名氏乐府《古辞》。

属《相和歌·楚调曲》。裂:截断。

“新裂”,是说刚从织机上扯下来。素:生绢,精细的素叫做纨。

齐地所产的纨素最著名。鲜:一作“皎”。

团团:一作“团圆”。飙:急风。

箧笥:箱子。【简析】:这诗用扇来比喻女子。

扇在被人需要的时候就“出入怀袖”,不需要的时候就“弃捐箧笥”。旧时代有许多女子处于被玩弄的地位,她们的命运决定于男子的好恶,随时可被抛弃,正和扇子差不多。

本篇《文选》、《玉台新咏》、《乐府诗集》均收,并题班婕妤作。但因《汉书》本传未载其曾作怨诗,而《文选》李善注又引《歌录》云:“《怨歌行》,古辞。”

故近人多据此疑非班作,然亦乏确证。而魏晋六朝人,如陆机、钟嵘、萧统、徐陵等皆以为班作,且诗的内容又与《汉书》本传所载斑婕妤的身世、怨情无一不合,故属之班作,当是信而有据。

班婕妤是著名史学家班固的祖姑,左曹越校尉班况之女。汉成帝时选入宫,始为少使,未几大得宠幸,封为婕妤(嫔妃称号)。

后为宫人赵飞燕夺宠,居长信宫,作有《自悼赋》、《捣素赋》等,皆抒发其失宠后幽居深宫的郁闷和哀怨,此诗当亦是她失宠后所作。本诗又题为《团扇》(钟嵘《诗品》),是一首咏物言情之作。

通首比体,借秋扇见捐喻嫔妃受帝王玩弄终遭遗弃的不幸命运。前六句是第一层意思。

起首二句写纨扇素质之美;从织机上新裁(裂)下来的一块齐国出产的精美丝绢,像霜雪一般鲜明皎洁。纨和素,皆精美柔细的丝绢,本来就皎洁无暇,更加是“新”织成,又是以盛产丝绢著称的齐国的名产,当然就更加精美绝伦,“鲜洁如霜雪”了。

二句喻中套喻,暗示了少女出身名门,品质纯美,志节高尚。三四句写纨扇制作之工“把这块名贵精美的丝绢裁制成绘有合欢图案的双面团扇,那团团的形状和皎洁的色泽,仿佛天上一轮团的月亮。

清人吴淇评道:“裁成句,既有此内美,又重之以修能也。”(《选诗定论》)意谓首二句写其内在本质之美,此二句则写其经过精工制作,更具有外表的容态之美。

“合欢”,是一种对称图案的花纹,像征男女和合欢乐之意,如《古诗》中“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羽林郎》中“广袖合欢襦”皆属此类。

故这里的“合欢”,不仅突出了团扇的精致美观,以喻女子的外貌出众,而且也寄托了少女对于美好爱情的向往;“明月”不仅比喻女子的光彩照人,同时出象征着她对永远团圆的热望。“出入”二句,因古人衣服宽大,故扇子可置于怀袖之中;天气炎热时则取出摇动,顿生微风,使人爽快。

李善注云:“此谓蒙恩幸之时也。”但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其实,这二句更深的含义是:嫔妃即使受宠,亦不过是侍侯君侧,供其欢娱惬意的玩物而已。

后四句为第二层意思:团扇在夏季虽受主人宠爱,然而却为自己恩宠难以持久而常常担心恐惧,因为转瞬间秋季将临,凉风吹走了炎热,也就夺去了主人对自己的爱宠;那时,团扇将被弃置在竹箱里,从前与主人的恩情也就半途断绝了。“秋节”隐含韶华已衰,“凉飙”,象征另有新欢;“炎热”,比爱恋炽热;“箧笥”,喻冷宫幽闭,也都是语义双关。

封建帝王充陈后宫的佳丽常是成千上万,皇帝对他们只是以貌取人,满足淫乐,对谁都不可能有专一持久的爱情;所以,即使最受宠幸的嫔妃,最终也难逃色衰爱弛的悲剧命运。嫔妃制度又使后宫必然争宠相妒,互相倾轧,阴谋谗陷,斑婕妤不就为赵飞燕所谗而失宠了吗?“常恐”,正说明光中伏悲,居安思危;这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乃是封建嫔妃的。

5.团扇歌的班婕妤诗歌

班婕妤(公元前48年—2年)名班姬。

楼烦(今山西宁武)人。西汉女文学家。

班固祖姑。少有才学,善辞赋,成帝时选入后宫,始为少使,不久立为婕妤,故后人称为班婕妤(又作倢伃)。

《隋书·经籍志》著录《成帝班倢伃集》一卷,已佚,今存《自悼赋》、《捣素赋》、《怨歌行》,伤悼宫庭生活之郁郁之情。文辞哀怨动人。

《怨歌行》亦名《团扇歌》、《怨诗》,是一首五言诗,以用则“出入怀君袖”,不用则“弃捐箧笥中”之合欢扇喻女子之凄惨命运。凄切感人。

钟嵘《诗品》称其“词旨清捷,怨深文绮”。《文选》题为班倢伃作,但《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疑其真伪。

传世名篇怨歌行 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意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注释:纨wan,二声,细绢即很细的丝织品。

箧qie,四声,箱子一类的东西。笥si,四声,盛饭或衣物的方形竹器。

皎洁句:“皎”一作“鲜”。团圆句:“团圆”又作“团团”。

凉风句:“风”一作“飚”。 从字面看,本文似是一首题咏扇子的咏物诗。

然否,虽句句不离扇,却字字不离人,寓情于物,委婉地写出了一位薄命女子的怨情。开头四句:“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如明月。”字面简洁,然语气凄切。

其表面赞美团扇的精美,实乃借喻人物的高洁秀丽。这也是作者对自身经历精炼而心酸的回忆。

其本民间女,有如齐纨素一样无瑕。被选入宫后,仍光彩夺目。

这为其后文作了一铺垫。“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然夏日之无长,其用久将置。“常恐秋节至,凉意夺炎热”一句点出了作者的恐惧之情。

炎热的夏日不能常驻,其青春美貌也会随时光流逝,她预感自己终将被新宠代替。“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此时,她就象搁置在箱匣中的团扇一样,被人遗弃,幽居冷宫。全诗突出一“哀”字。

虽语言清丽,不尚新巧,读来平平淡淡,但其哀怨之情却充斥于字里行间,具有深远幽长的艺境。正如有评曰:“不尚奇巧,平直感人”。

此评甚佳。 。

6.急求西汉班婕妤所有诗篇

长信宫怨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怨歌行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班婕妤<捣素赋>测平分以知岁,酌玉衡之初临。见禽华以麃色,听霜鹤之传音。

伫风轩而结睇,对愁云之浮沉。虽松梧之贞脆,岂荣雕其异心.若乃广储悬月,晖水流请,桂露朝满,凉衿夕轻。

燕姜含兰而未吐,赵女抽簧而绝声。改容饰而相命,卷霜帛而下庭。

曳罗裙之绮靡,振珠佩之精明。若乃盼睐生姿,动容多制,弱态含羞,妖风靡丽。

皎若明魄之生崖,焕若荷华之昭晰;调铅无以玉其貌,凝朱不能异其唇;胜云霞之迩日,似桃李之向春。红黛相媚,绮徂流光,笑笑移妍,步步生芳。

两靥如点,双眉如张。颓肌柔液,音 于是投香杵,扣玟砧,择鸾声,争凤音。

梧因虚而调远,柱由贞而响沉。散繁轻而浮捷,节疏亮而清深。

含笙总筑,比玉兼金;不埙不篪, 匪瑟匪琴.或旅环而舒郁,或相参而不杂,或将往而中还,或已离而复合.翔鸿为之徘徊,落英为之飒沓。调非常律,声无定本。

任落手之参差,从风飚之远近。或连跃而更投,或暂舒而长卷。

清寡鸾之命群,哀离鹤之归晚。苟是时也,钟期改听,伯牙驰琴,桑间绝响,濮上传音;萧史编管以拟吹,周王调笙以象吟。

性闲良若乃窈窕姝妙之年,幽闲贞专之性,符皎日之心,甘首疾之病,歌采绿之章,发东山之咏。望明月而抚心,对秋风而掩镜。

阅绞练之初成,择玄黄之妙匹,准华裁于昔时,疑异形于今日;想娇奢之或至,许椒兰之多术,熏陋制止之无韵,虑蛾眉之为魄。怀百忧之盈抱,空千里兮吟泪。

侈长袖于妍袄,缀半月于兰襟。表纤手于微缝,庶见迹而知心。

计修路之遐敻, 怨芳菲之易泄。书既封二重题,笥已缄而更结。

渐行客而无言,还空房而掩咽。自悼赋 承祖考之遗德兮,何性命之淑灵。

登薄躯于宫阙兮,充下陈于后庭。蒙圣皇之渥惠兮,当日月之盛明。

扬光烈之翕赫兮,奉降宠于增成。既过幸于百位兮,窃庶向乎嘉时。

每寤寝而累息兮,申佩离以自思。陈女图以镜监兮,顾女史而问诗。

悲晨妇之作戒兮,哀褒之为邮。美皇英之女虞兮,荣任姒之母周。

虽遇陋其靡及兮,敢舍心而忘兹。历年岁而悼惧兮,闵蕃华之不滋。

痛阳禄马柘馆兮,仍襁褓而离灾。岂妾人之殃咎兮,将天命之不可求。

白日忽已移光兮,遂腌莫而昧幽。犹被覆载之厚德兮,不废捐于罪邮。

奉共养于东宫兮,[言乇]长信之末流。共洒扫于帷幄兮,永终死以为期。

愿归骨于山足兮,依松柏之余林。 重曰:潜玄宫兮幽以清,应门闭兮禁闼局。

华殿尘兮玉阶[艹治],中庭萋兮绿草生。广室阴兮帷幄暗,房栊虚兮风冷冷。

感帷裳兮发红罗。纷[纟卒]兮纨素声。

神眇眇兮密靓处,君不御兮谁为荣。俯视兮丹墀,思君兮履綦,仰视兮云屋,双涕兮横流。

顾左右兮和颜,酌羽觞兮销忧。惟人生兮一世,忽一过兮若浮。

已独享兮高明,处生民兮极休。勉虞精兮极乐,与福禄兮无期。

绿衣兮白华,自古兮有之。 更多资料看这里?si=1/f?kw=%B0%E0%E6%BC%E6%A5。

7.写班婕妤的古典散文~

《后汉书外戚传》卷九十七下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 孝成班婕妤。

帝初即位选入后宫。始为少使,蛾而大幸,为婕妤,居增成舍,再就馆,[1]有男,数月失之。

成帝游于后庭,尝欲与婕妤同辇载,婕妤辞曰:“观古图画,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辇,得无近似之乎?”上善其言而止。太后闻之,喜曰:“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

婕妤诵《诗》及《窃窕》、《德象》、《女师》之篇。每进见上疏,依则古礼。

自鸿嘉后,上稍隆于内宠。婕妤进侍者李平,平得幸,立为婕妤。

上曰:“始卫皇后亦从微起。”乃赐平姓曰卫,所谓卫婕妤也。

其后,赵飞燕姊妹亦从自微贱兴,逾越礼制,浸盛于前。班婕妤及许皇后皆失宠,稀复进见。

鸿嘉三年,赵飞燕谮告许皇后、班婕妤挟媚道,祝诅后宫,詈及主上。许皇后坐废。

孝问班婕妤,婕妤对曰:“妾闻‘才华贤德俱佳的班婕纾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修正尚未蒙福,为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不臣之诉;如其无知,诉之何益?故不为也。”

上善其对,怜悯之,赐黄金百斤。 赵氏姊妹骄妒,婕妤恐久见危,求共养太后长信宫,上许焉。

婕妤退处东宫,作赋自伤悼,其辞曰: 承祖考之遗德兮,何性命之淑灵,登薄躯于宫阙兮,充下陈于后庭。蒙圣皇之渥惠兮,当日月之盛明,扬光烈之翕赫兮,奉隆宠于增成。

既过幸于非位兮,窃庶几乎嘉时,每寤寐而累息兮,申佩离以自思,陈女图以镜监兮,顾女史而问诗。悲晨妇之作戒兮,哀褒、阎之为邮;美皇、英之女虞兮,荣任、姒之母周。

虽愚陋其靡及兮,敢舍心而忘兹?历年岁而悼惧兮,闵蕃华之不滋。痛阳禄与柘馆兮,仍襁褓而离灾,岂妾人之殃咎兮?将天命之不可求。

白日忽已移光兮,遂暗莫而昧幽,犹被覆载之厚德兮,不废捐于罪邮。奉共养于东宫兮,托长信之末流,共洒扫于帷幄兮,永终死以为期。

愿归骨于山足兮,依松柏之余休。 重曰:“潜玄官兮幽以清,应门闭兮禁闼闼扃{tajiong}。

华殿尘兮玉阶,中庭萋兮绿草生。广室阴兮帷幄暗,房栊虚兮风泠泠。

感帷裳兮发红罗,纷綷縩祭兮纨素声。神眇眇兮密靓处,君不御兮谁为荣?俯视兮丹墀,思君兮履綦。

仰视兮云屋,双涕兮横流。顾左右兮和颜,酌羽觞兮销忧。

惟人生兮一世,忽一过兮若浮。已独享兮高明,处生民兮极休。

勉虞精兮极乐,与福禄兮无期。《绿衣》兮《白华》,自古兮有之。

至成帝崩,婕妤充奉园陵,薨,因葬园中。

8.没有被纳兰性德在《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中化用的诗词是 A班婕妤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⑵“何事”句:用汉朝班婕妤被弃的典故。

班婕妤为汉成帝妃,被赵飞燕谗害,退居冷宫,后有诗《怨歌行》,以秋扇闲置为喻抒发被弃之怨情。南北朝梁刘孝绰《班婕妤怨》诗又点明“妾身似秋扇”,后遂以秋扇见捐喻女子被弃。

这里是说本应当相亲相爱,但却成了相离相弃。唐代诗人王昌龄做《长信秋词五首》来怜惜她。

⑶故人:指情人。却道故人心易变(出自娱园本),一作“却道故心人易变”。

看似白话,其为用典,出处就在南朝齐国山水诗人谢朓的《同王主簿怨情》后两句“故人心尚永,故心人不见”。汪元治本《纳兰词》误刻后句“故心人”为“故人心”,这一错误常被现代选本沿袭。

⑷“骊(lí)山”二句:用唐明皇与杨玉环的爱情典故。《太真外传》载,唐明皇与杨玉环曾于七月七日夜,在骊山华清宫长生殿里盟誓,愿世世为夫妻。

白居易《长恨歌》:“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对此作了生动的描写。

后安史乱起,明皇入蜀,于马嵬坡赐死杨玉环。杨死前云:“妾诚负国恩,死无恨矣!”又,明皇此后于途中闻雨声、铃声而悲伤,遂作《雨霖铃》曲以寄哀思。

⑸“何如”二句:化用唐李商隐《马嵬》诗中“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之句意。薄幸:薄情。

锦衣郎:指唐明皇。[2] 。

上一篇:与诗词有关的600字作文素材 下一篇:有关描写南戴河日出的诗词

相关阅读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欢迎收藏
我们的努力,只为得到你最好的认可,请认准我们的网址。
友情提示: 喜欢我们网站的人,请收藏我们网址,以便下次更快捷进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