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短句网,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经典短句,及各类搞笑、个性唯美短句.欢迎收藏本站!
励志 | 爱情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古诗词 > 文章内容

与织布有关的古诗词

作者: admin 时间: 2020-04-18 阅读:

1.形容织布的诗词有哪些

1,《织妇词》唐代:元稹

织妇何太忙,蚕经三卧行欲老。蚕神女圣早成丝,今年丝税抽征早。

早征非是官人恶,去岁官家事戎索。征人战苦束刀疮,主将勋高换罗幕。

缫丝织帛犹努力,变缉撩机苦难织。东家头白双女儿,为解挑纹嫁不得。

檐前袅袅游丝上,上有蜘蛛巧来往。羡他虫豸解缘天,能向虚空织罗网。

白话文释义:织妇为什么忙呢,原来蚕种三卧之后就要老了。织妇们诚心祷告蚕神保佑蚕儿早点出丝,因为今年官家要提前抽征丝税。今年提前征税并不是因为官员横征暴敛,而是去年发动了战争。打仗艰苦,丝织品可供伤兵包扎伤口,也可制成丝罗帐幕赏给军功赫赫的将军。一般的缲丝织作本来已够费力的了,织有花纹的绫罗更是难上加难。

拨动织机、变动丝缕,在织品上挑出花纹极为不易,需要很高的工艺水平。培养挑纹能手实为不易,竟有巧女因手艺出众为娘家羁留而贻误青春。在檐前飘动的丝网上,蜘蛛来回爬动。羡慕这小虫儿纯出天性,可以自由编制罗网啊!

2,《织妇辞》唐代:孟郊

夫是田中郎,妾是田中女。当年嫁得君,为君秉机杼。

筋力日已疲,不息窗下机。如何织纨素,自著蓝缕衣。

白话文释义:丈夫是农民,我是农妇。当年我嫁给丈夫,便开始在夫家从事纺织劳动。我一天天疲劳下去,越来越没有气力,却一刻也不能停止纺织。为什么我织出来的是细白的丝绢,而我自己穿的却是破烂衣服。

3,《夜夜曲》南北朝:沈约

孤灯暧不明,寒机晓犹织。

零泪向谁道,鸡鸣徒叹息。

白话文释义:空房之内,一盎孤灯半明不灭,不管天寒地冻,依然踏起织机,织起布来。泪流不止可又能向谁诉说呢?只能听着鸡鸣声发出一声声的叹息。

4,《上山采蘼芜》两汉:佚名

新人工织缣,故人工织素。

织缣日一匹,织素五丈余。

将缣来比素,新人不如故。

白话文释义:新人很会织黄绢,你却能够织白素。黄绢日织只一匹,白素五丈更有余。黄绢白素来相比,我的新人不如你。

5,《杂诗七首》魏晋:曹植

西北有织妇,绮缟何缤纷。

白话文释义:西北的地方有个会纺织的妇女,放置处的丝带色彩缤纷。

2.关于纺织的诗词

一、新制布裘 桂布白似雪,吴绵软于云。

布重绵且厚,为裘有余温。 朝拥坐至暮,夜覆眠达晨。

谁知严冬月,支体暖如春。 中夕忽有念,抚裘起逡巡: 丈夫贵兼济,岂独善一身? 安得万里裘,盖裹周四垠? 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

这首诗,大约作于元和初年。全诗围绕新制布裘来布局谋篇。

前八句,从新制布裘着墨,反映诗人优裕的生活,为下文表现其愿望张本。后八句从新制布裘生开去,抒写诗人的感慨,表达其“推身利以利人”的愿望,与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呜呼!代可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一脉相承。白居易另一首诗《新制绫袄成感而有咏》也表达了相似的情怀:“百姓多寒无可救,一身独暖亦何情!心中为念农桑苦,耳里如闻饥冻声。

争得大裘长万丈,与君都盖洛阳城!” 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了解白居易的思想也可知我国的一些地方在中唐时已种植棉花,并用棉花织布制衣了。诗中“桂布”四句主要写新制布裘用料考究:一是洁白似雪的桂布,一是柔软如云的吴绵,且布重绵厚,取喻新颖贴切。

“朝拥”四句承接“为裘有余温”具体描叙新制布裘保暖性能好:在数九寒天,诗人白天拥着它,夜里盖在身上,浑身温暖如春。早在一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能以勤劳的双手裁制出如此用料考究、保暖性能好的布裘,不能不令人赞叹不已。

二、红线毯 红线毯,择茧缲丝清水煮, 拣丝练线红蓝染。染为红线红于蓝, 织作披香殿上毯。

披香殿广十丈余, 红线织成可殿铺。彩丝茸茸香拂拂, 练软花虚不胜物。

美人踏上歌舞来, 罗袜绣鞋随步没。太原毯涩毳涩毳缕硬, 蜀都褥薄锦花冷;不如此毯温且柔, 年年十月来宣州。

宣州太守加样织, 自谓为臣能竭力。百夫同担进宫中, 线厚丝卷不得。

宣州太守知不知? 一丈毯,千两丝, 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作地衣! 元和四年(809),白居易在任左拾遗时创作了组诗《新乐府》。这组诗共有50首,《红线毯》是其中的第二十九首。

这首诗通过宣州太守令织工“加样织”红线毯进贡皇宫这一典型事例,揭露当时的地方官吏劳民伤财来诌媚皇帝的丑恶嘴脸,并“忧蚕桑之费了”(原题下小序)。 白居易的新乐府在结构上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首句标其目,卒章显共志”,即诗的开篇点题,结尾揭示诗的主题;而中间部分则往往承接开篇加以铺叙》。

《红线毯》便充分体现了此特点。首句“红线毯”,是名副其实的“标其目”。

自“择茧”句至“线厚丝多卷不得”,围绕织造红线毯加以铺叙。首先叙写织造红线毯的主要工序:精选好茧,用清水煮后抽丝,再选好丝练成线,以红蓝花来染,染得比真花还红,再按照既定的规格织就。

接着,采用白描与衬托的笔法,着重描写红线毯质地松软、有弹性,色彩鲜艳赛红花,突出其“温且柔”的特点。以上也间接地反映出织造红线毯费丝之多。

最后,点明宣州太实劳民佃财,令织工“加样织”红线毯是为了进贡宫 中,并点明织造这种红线毯极为费丝:“线厚丝多卷不得”。诗的结尾,显其志,揭示“忧蚕桑之费”的主题:“一丈毯,千两丝,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作地衣!” 这首诗不仅描写了红线毯的精美绝伦。

“忧蚕桑之费也”,而且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唐代丝织品达到惊人的水平。 三、缭绫 缭绫缭绫何所似?不似罗绡与纨绮; 应似天台山上明月前,四十五尺瀑布泉。

中有文章又奇绝,地铺白烟花簇雪。 织者何人衣者谁?越溪寒女汉宫姬。

去年中使宣口敕,天上取样人间织。 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

广裁衫袖长制裙,金斗熨波刀剪纹。 异彩奇文相隐映,转侧看花花不定。

昭阳舞人恩正深,春衣一对直千金; 汗沾粉污不再著,曳土踏泥无惜心。 缭绫织成费功绩,莫比寻常缯与帛。

丝细缲多女手疼,扎扎千声不盈尺。 昭阳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 《缭绫》是白居易《新乐府》中的第三十一首,诗题下原夺小序:“念女工之劳也”。

其诗旨也就在于此。 这首诗在艺术上颇具特色。

全诗以缭绫为题材,着力描绘缭绫的精美奇绝,从而,突现织造缭绫费工惊人,达到“念女工之劳”的目的。诗中运用联想、比喻等手法,多角度多侧面地摹写缭绫的精美奇绝:它出自“越溪寒女”之手,不同于罗、绡、纨、绮这些丝织品,其形状,犹如明月映照下的天台山前悬泻的瀑布;其花纹,宛若白云飘荡,秋雁飞翔;其色彩,由“地铺白烟花簇雪”染得像江南春水那般碧绿;染成织就,制为舞衣服,其奇纹与异彩交相辉映,无论是正看、反看,花光都闪烁不定。

缭绫如此精精美奇绝,“越溪寒女”织就它所耗费的劳动也就尽在不言之中了。 “越溪寒女”为织就缭绫付出了惊人的劳动:“丝细缲多女手疼,扎扎千声不盈尺”,而她衣单身寒,却不能用缭绫为自己御寒。

因为“寒女”是听“中使宣口敕”,为包括“昭阳舞人”在内的“汉宫姬”而“琦上以样人间织”的。可是,“昭阳舞人”却把用缭绫制成的价值千金的舞衣乍得一文不值:“汗沾粉污不再着,曳土踏泥无惜心”。

这里,对比鲜明,也就更有力地表现了诗的主题:“念女工。

3.形容织布的诗词

九张机

无名氏

一张机,织梭光景去如飞,兰房夜永愁无寐。 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着待郎归。

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 织成一段,回文锦字,将去寄呈伊。

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 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五张机,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 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六张机,雕花铺锦半离披,兰房别有留春计。 炉添小篆,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

七张机,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 无端翦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八张机,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 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

九张机,一心长在百花枝,百花共作红堆被。 都将春色,藏头裹面,不怕睡多时。

4.与纺织有关的古诗词

无名氏

一张机,织梭光景去如飞,兰房夜永愁无寐。 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着待郎归。

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 织成一段,回文锦字,将去寄呈伊。

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 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五张机,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 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六张机,雕花铺锦半离披,兰房别有留春计。 炉添小篆,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

七张机,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 无端翦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八张机,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 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

九张机,一心长在百花枝,百花共作红堆被。 都将春色,藏头裹面,不怕睡多时。

5.形容织布的诗词

九张机 无名氏一张机,织梭光景去如飞,兰房夜永愁无寐。

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着待郎归。 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

织成一段,回文锦字,将去寄呈伊。 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

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五张机,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

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六张机,雕花铺锦半离披,兰房别有留春计。

炉添小篆,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 七张机,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

无端翦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八张机,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

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 九张机,一心长在百花枝,百花共作红堆被。

都将春色,藏头裹面,不怕睡多时。

6.关于布的古诗词

它是淳朴的劳动人民以纯棉为原料、千变万化,粗布逐步淡出了人们的生活、织布,昔日的老粗布经过现代工艺的创新和改变,中国普通老百姓的衣服,用原始的纺车,质感也较为粗糙,色彩更丰富,成为适合现代人群需求新型家纺用品,曾母使用的斜织机既是今日遍及齐鲁,以二十几种其本色线经过精心设计可以变幻出近两千余种绚丽多彩的图案、落线。

在西方纺织技术传入中国之前,触感更舒适。穿纯棉布衣曾在皇家贵族上层社会中甚为盛行,近百年来随着纺织工业的现代化、吊机子、经线,木织布机一梭一梭精心编织而成、栓布,“绿色,正是取意“曾母投杼”图,在中国已有数千年历史,自然”成为人们追求的时尚什么是粗布,后中原及京师周边一带、刷线,由于这种布纺出的衣服线条简单、纺线、浆染,齐鲁大地已是我国产棉的中心、弹花,家家户户使用的立式织机的先祖、了机等大大小小70余道工序。

堪称巧夺天工,环保,床铺都是用粗布手工纺织而成,纯棉粗布亦作为向朝廷进贡以及外族友邦邻国的贵重传统礼品交换。汉代。

外婆坊品牌、沌线。这几年随着人们消费观念的改变、作综、打线。

著名的唐代诗人杜甫在“忆昔”中就有“齐纨鲁缟夺班班,男耕女织不相失”的诗句,在山东嘉祥县武氏祠汉画像石上的“曾母投杼”图中,色彩单调、掏综。春秋战国到汉时期,从采棉纺线到上机织布经轧花。

“齐纨鲁缟”号称“冠带衣履天下”?粗布又称“土布”。手工粗布纺织工艺极为复杂、闯杼。

国安民安纯棉老粗布非常不错。

7.关于纺织的诗词有哪些

1,《刘氏善举》 未知:佚名 刘氏者,某乡寡妇也。

育一儿,昼则疾耕作于田间,夜则纺织于烛下,竟年如是。邻有贫乏者,刘氏辄以斗升相济。

偶有无衣者,刘氏以己之衣遗之。乡里咸称其善。

然儿不解,心有憾。母诫之曰:“与人为善,乃为人之本,谁无缓急之事。”

母卒三年,刘家大火,屋舍衣物皆尽。乡邻纷纷给其衣物,且为之伐木建第,皆念刘氏之情也。

时刘儿方悟母之善举也。 2,《离妇》 唐代:张籍 十载来夫家,闺门无瑕疵。

薄命不生子,古制有分离。 托身言同穴,今日事乖违。

念君终弃捐,谁能强在兹。 堂上谢姑嫜,长跪请离辞。

姑嫜见我往,将决复沉疑。 与我古时钏,留我嫁时衣。

高堂拊我身,哭我于路陲。 昔日初为妇,当君贫贱时。

昼夜常纺织,不得事蛾眉。 辛勤积黄金,济君寒与饥。

洛阳买大宅,邯郸买侍儿。 夫婿乘龙马,出入有光仪。

将为富家妇,永为子孙资。 谁谓出君门,一身上车归。

有子未必荣,无子坐生悲。 为人莫作女,作女实难为。

3,《效古秋夜长》 唐代:钱起 秋汉飞玉霜,北风扫荷香。含情纺织孤灯尽, 拭泪相思寒漏长。

檐前碧云静如水,月吊栖乌啼鸟起。 谁家少妇事鸳机,锦幕云屏深掩扉。

白玉窗中闻落叶, 应怜寒女独无衣。 4,《娇女诗》 魏晋 作者: 左思 吾家有娇女,皎皎颇白皙。

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鬓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

明朝弄梳台,黛眉类扫迹。浓朱衍丹唇,黄吻烂漫赤。

娇语若连琐,忿速乃明集。握笔利彤管,篆刻未期益。

执书爱绨素,诵习矜所获。其姊字惠芳,面目粲如画。

轻妆喜楼边,临镜忘纺绩。举觯拟京兆,立的成复易。

玩弄眉颊间,剧兼机杼役。从容好赵舞,延袖象飞翮。

上下弦柱际,文史辄卷襞。顾眄屏风书,如见已指摘。

丹青日尘暗,明义为隐赜。驰骛翔园林,果下皆生摘。

红葩缀紫蒂,萍实骤柢掷。贪华风雨中,眒忽数百适。

务蹑霜雪戏,重綦常累积。并心注肴馔,端坐理盘鬲。

翰墨戢闲案,相与数离逖。动为垆钲屈,屐履任之适。

止为荼荈据,吹嘘对鼎立。脂腻漫白袖,烟熏染阿锡。

衣被皆重地,难与沉水碧。任其孺子意,羞受长者责。

瞥闻当与杖,掩泪俱向壁。 5,《九张机》 宋代 无名氏 一张机,织梭光景去如飞,兰房夜永愁无寐。

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着待郎归。 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

织成一段,回文锦字,将去寄呈伊。 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

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五张机,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

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六张机,雕花铺锦半离披,兰房别有留春计。

炉添小篆,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 七张机,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

无端翦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八张机,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

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 九张机,一心长在百花枝,百花共作红堆被。

都将春色,藏头裹面,不怕睡多时。

8.古代织布梳理的诗句

一、子夜四时歌(“夏歌”之七)田蚕事已毕,思妇犹苦身.当暑理絺服,持寄与行人.《乐府诗集》共收《子夜四时歌》75首,其中,“春歌”20首,“夏歌”20首,“秋歌”18首,“冬歌”17首.这里所选的是“夏歌”中的第七首.这首南朝乐府民歌,写思妇对客居异地的丈夫的怀念,也委婉地反映了思妇的辛苦与怨恨.这位思妇,显然也是个丝妇,她辛辛苦苦地养蚕缫丝,结果“田蚕事已毕”,而她却所获甚微,“犹苦身”.是谁掠夺了其劳动果实,诗中虽未明言直说,但我们不难想象得出这掠夺者当是彼时彼地的豪富.思妇的劳动果实大都被剥夺了,她只得自己服用粗疏的葛布,而将稍为细密的葛布寄给客居异乡的丈夫:“当暑理絺服,持寄与行人”.全诗语言凝练,委婉含蓄,运用双关语也自然贴切,较能体现出南朝乐府民歌的艺术特色.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诗中已有唐代诗人杜荀鹤“年年道我蚕辛苦,底事浑身着苎麻”(《蚕妇》)与宋代诗人张俞“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蚕妇》)的怨恨不平,只是不似后者那般直率罢了.二、读曲歌(之八十二)登店卖三葛,郎来买丈余.合匹与郎去,谁解断粗疏?《读曲歌》,郭茂倩《乐府诗集》(卷四十六)归入《清商曲辞·吴声歌曲》,共89首,这里所选的是其中的第八十二首.这首南朝乐府民歌,以一位卖布女的自我表白委婉曲折地抒写了此女对前来买布的情人深挚爱情.前两句叙事,是卖布女自述她登店卖布,其情人前来买布,为下文抒情张本.“郎”,在南朝乐府民歌中多用于女子称自己的情人,如“郎为傍人取,负依非一事”(《子夜歌》四十二首之十五),“郎见欲采我,我心欲怀莲”(《子夜四时歌·夏歌》),此歌亦然.歌中叙事,以此女的“登店”与“郎来”并提,以“卖”与“买”对举,以“三葛”与“丈余”相照应,令人一目了然.后两句抒情,语意双关,委婉曲折.从字面上看,这两句似乎是于反诘的语气中承前叙事,写卖布女不因葛布的粗疏而断绝之,而让其情人将“合匹”的葛布带走.其实,这是抒情,是卖布女向情人委婉地表明自己的心迹:“虽说你的性格有些粗枝大叶,犹如这葛布较为粗疏,可我却不想跟你割断关系,如同不割断葛布,让你整匹带走一般.”言在此而意在彼,耐人咀嚼.读这首乐府民歌,我们从“登店”可知,南朝的布店有较高的柜台;从“三葛”获悉,南朝织布仍以葛藤为原料;从此诗中也可窥见彼时彼地的女子向情人表达情愫的别具一格的方式,获得“委曲”这一诗美的享受。

上一篇:有关白居易的古诗词选择题 下一篇:与中国历史有关的诗词

相关阅读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欢迎收藏
我们的努力,只为得到你最好的认可,请认准我们的网址。
友情提示: 喜欢我们网站的人,请收藏我们网址,以便下次更快捷进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