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短句网,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经典短句,及各类搞笑、个性唯美短句.欢迎收藏本站!
励志 | 爱情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古诗词 > 文章内容

有关蒋干的诗词

作者: admin 时间: 2020-04-18 阅读:

1.关于赞扬庞统的诗句有那些

演义三十五回司马徽语于刘备:“伏龙、凤雏,二人得一可安天下”;四十七回蒋干、曹操皆称:“久闻大名”;五十七回鲁肃语于孙权:“此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谋略不减于管乐,枢机可并于孙吴,往日周公瑾多用其言,孔明亦服其智”;孙权语于鲁肃:“孤亦闻此名久矣”;孙乾语于张飞:“庞士元高明之人,未可轻忽”;鲁肃致书于刘备云:“庞士元非百里之才,使处治中、别驾之任方称其才”;诸葛亮语于刘备:“士元非百里之材,胸中之学,胜亮十倍”;庞统自语于张飞:“曹操、孙权,吾视之若掌上观文”。

由上可见庞统不但是个名人,而且是大大的有名,有很多仰慕者,他本人也是自视甚高。 三国演义后面所写,吊念庞统的古诗: 古岘相连紫翠堆,士元有宅傍山隈, 儿童惯识呼鸠曲,闾巷曾闻展骥才。

预计三分平刻削,长驱万里独徘徊, 谁知天狗流星坠,不使将军衣锦还。 陆游路过庞统祠墓时所咏的诗一首: 鹿头山 过庞士元墓 士元死千载 凄恻过遗祠 海内常难合 天心岂易知 英雄千古恨 父老岁时思 苍藓无情极 秋来满断碑 。

2.求关于周瑜的美文(要求有小乔,蒋干,曹操,诸葛亮)

不必说羽扇纶巾,也不必说剑舞群英,千年前回望,你早已留下那轻衫素衿的身影。

不必说怀瑾握瑜,也不必说君子如玉,千年后遥想,你风采依然,一如你名字的含义。 不会忘记庐江城那个儒雅风流的才子,不会忘记鄱阳湖那个指挥若定的名将,不会忘记三江口那个气度非凡的都督——同样不会忘记南郡城上离弦的那支流箭,以及从此被染上一层忧郁的巴丘。

记忆里或是梦幻里,你总是挥之不去。梦回之时犹见你听闻清歌慢抚丝弦,一抹含笑回眸顾曲,尽是善战者中少见的琴心雅趣。

而一曲未终,你恰如故乡江淮的绯樱,在赤壁那如血的黄昏绚烂地绽放到极致,然后在我的泪眼中消失,凋零尔后却留下缤纷的记忆。 长歌已随着弦断戛然而止,余下的声音,我只是残影轻泣,碎语空啼……。

3.求关于周瑜的美文(要求有小乔,蒋干,曹操,诸葛亮)

不必说羽扇纶巾,也不必说剑舞群英,千年前回望,你早已留下那轻衫素衿的身影。

不必说怀瑾握瑜,也不必说君子如玉,千年后遥想,你风采依然,一如你名字的含义。 不会忘记庐江城那个儒雅风流的才子,不会忘记鄱阳湖那个指挥若定的名将,不会忘记三江口那个气度非凡的都督——同样不会忘记南郡城上离弦的那支流箭,以及从此被染上一层忧郁的巴丘。

记忆里或是梦幻里,你总是挥之不去。梦回之时犹见你听闻清歌慢抚丝弦,一抹含笑回眸顾曲,尽是善战者中少见的琴心雅趣。

而一曲未终,你恰如故乡江淮的绯樱,在赤壁那如血的黄昏绚烂地绽放到极致,然后在我的泪眼中消失,凋零尔后却留下缤纷的记忆。 长歌已随着弦断戛然而止,余下的声音,我只是残影轻泣,碎语空啼……。

4.跪求周瑜写的诗词

这里有一些! 三国时代,周瑜嫉妒孔明的才能,总想加害孔明。

有一天想出了一条妙计,设宴相请,并以对诗为名进行加害。孔明早已觉察周瑜的心意,便故意说:“谁输了就砍谁的头。”

周瑜暗自大喜,忙说:“君子无戏言,戏言非君子。” 鲁肃见他俩击掌为定,急得出了一身冷汗,埋怨孔明聪明一生,糊涂一时,轻易地入了圈套。

而孔明假装不知,泰然自若,反拉着鲁肃的手说:“子敬也算一个。” 周瑜见孔明中计,十分高兴,首先出诗一首:“有水也是溪,无水也是奚。

去掉溪边水,加鸟便是奚鸟 ,得志猫儿雄过虎,落毛凤凰不如奚鸟 。” 孔明听了,心中暗想,自己身为蜀国军师,今日落入周瑜之手,岂不是“”吗?便立即吟诗以对曰:“有木也是棋,无木也是其。

去掉棋边木,加欠便是欺。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周瑜闻言大怒,鲁肃早已留意这场龙虎斗,见周都督意欲爆发,急忙劝解道:“有水也是湘,无水也是相。去掉湘边水,加雨便是霜,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风波平息了,周瑜怒气未消,他更换内容,又吟诗一首:“有目也是目丑 ,无目也是丑 。去掉目丑边目,加女便是妞,隆中女子生得丑,百里难挑一个妞。”

孔明见周瑜奚落自己的夫人,也就毫不客气反唇相讥,遂吟诵道:“有木也是桥,无木也是乔。去掉桥边木,加女便是娇。

江东美女数二乔,难护铜雀不锁娇。” 孔明的嘲讽,激得周瑜怒火万丈,暴跳如雷,暗令伏兵团团围住,孔明毫不惊慌,稳如泰山。

鲁肃立即上前劝阻:“都督息怒!我有一诗奉献:‘有木也是槽,无木也是曹。去掉槽边木,加米便是糟。

今日这事在破曹,龙虎相残大事糟。’” 鲁肃以诗指点,周瑜恍然大悟,遂喝退刀斧手,与孔明共议破曹妙计,干出了后来流传千古的火烧赤壁的大事业。

5.求关于周瑜的美文(要求有小乔,蒋干,曹操,诸葛亮)

回复:『原创』烽火长歌醉千年

烽火长歌醉千年

(序曲)

1总是很害怕一个词——“千年”。因为它意味着接近于茫茫无限。生命,抑或那些可歌可泣的过往,依稀散落在无尽的彼端,直到不停滞的时光把它们湮没,消失不见。唯有渐行渐远的烽火长歌,让人想起那个特殊的年代——三国,让我千百次回眸千百次凝望千百次怨念千百次歌哭,未曾停歇。我不在乎它是长河逝浪,还是千年往昔,只愿沉于竹简青史间一醉一梦,即使所有的泪水都已被风干,我也绝不挥别……

2安徽潜山天柱山之游,未至小乔故宅,颇为一憾。归来倚窗读书,更心生寥落。中华之阔,履痕既便假以寿亦不可皆至,如至彼处,匆匆流光,失去因缘,心有所憾,也许终生不复得矣。

检《三国志·吴书》载孙策“攻皖”后:“自纳大乔,瑜娶小乔”。《刘表传》亦可见孙策抱得玉人归的欣赏:“乔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做婿,亦足为欢”。

潜山胜境,宋人黄庭坚诗云:“松竹二乔宅,雪云三祖山”,原来松竹雪云,梵声玉人,互为辉映,是最令人盘桓雅逸的响往之处。

但岁月倏忽,到了清代,“二乔宅”似乎只剩下乔公墓和胭脂井了(见光绪七年潜山知县陈慎容《重修胭脂井亭记》),他将胭脂井“重为浚治”、“井之上仍覆以亭,颜其额‘秀英’”。

胭脂井的得名缘于大、小乔以井水为镜,日复梳洗,残脂粉落于井中,故呈泛浅红色。其实,这也许是人们艳羡二乔天香国色而已。现在,此地正在修葺,不得一观,不惟不辩井之胭脂色与否,更不得感受那缕缕思古幽情。

《三国演义》中说曹孟德“愿得江东二乔,置得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这是小说家言,不足置评。唐代诗人小杜:“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那是诗人的浪漫想象,更当不得真。有的戏剧将二乔初嫁衍成是孙策以剑相逼,劫娶二乔。虽说有戏剧性,但不知据何所本。苏东坡才是大手笔,一阕《赤壁怀古》,一句“小乔初嫁了”,写出英雄美人的翩翩隽永,无愧后人一代一代的吟诵遐想。人生若此,当可无憾。惜乎周郎短命,不堪白头,也是令人有无限怅惋。“不许人间驻白头”,嗟乎!

6.有关风流人物的诗词或者笑话

念奴娇 赤壁怀古 苏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沁园春·雪 一九三六年二月 北国风光,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 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 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 看红装素裹, 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 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 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 成吉思汗, 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 数风流人物, 还看今朝。 破阵子·为范南伯寿(辛弃疾) 掷地刘郎玉斗,挂帆西子扁舟。

千古风流今在此,万里功名莫放休。君王三百州。

燕雀岂知鸿鹄,貂蝉元出兜鍪。却笑泸溪如斗大,肯把牛刀试手不?寿君双玉瓯。

沁园春《长沙》 一九二五年 独立寒秋, 湘江北去, 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 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 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 鱼翔浅底, 万物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 问苍茫大地, 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 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 到中流击水, 浪遏飞舟? 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一九四九年四月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距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浪淘沙《北戴河》 一九五四年夏 大雨落幽燕, 白浪滔天, 秦皇岛外打鱼船, 一片汪洋都不见, 知向谁边? 往时越千年, 魏武挥鞭, 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秋风今又是, 换了人间。 水调歌头《游泳》 一九五六年六月 才饮长沙水, 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 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 胜似闲庭信步。

今日得宽馀, 子在川上曰: 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 龟蛇静, 起宏图。 一桥飞架南北, 天堑变通途。

更立西江石璧, 截断巫山云雨, 高峡出平湖。 神女应无恙, 当惊世界殊。

饮中八仙歌 杜甫 知章骑马似乘船, 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 道逢麴车口流涎, 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日兴费万钱, 饮如长鲸吸百川, 衔杯乐圣称避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 举觞白眼望青天, 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 醉中往往爱逃禅。 李白一斗诗百篇, 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 脱帽露顶王公前, 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 高谈雄辩惊四筵。

项羽 《垓下歌》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曹操 《步出夏门行·观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同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憾,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绝句 周恩来 大江歌罢掉头东, 邃密群科济世穷。 面壁十年图破壁, 难酬蹈海亦英雄。

7.描写周瑜的诗句,成语,或句子

历史上描写周瑜的诗词很多,多是关于赤壁的,也多有描写周朗风采和周朗顾曲的。

其中最有名的是苏轼和李白。 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万古流传,他盛赞“三国周郎”: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唐宋诗人墨客赞美周瑜,把赤壁破曹主要功劳归之于周瑜,是合情合理合乎史实的。

其次则是李白的,在《赤壁歌送别》中李白写道,“ 二龙争战决雌雄,赤壁楼船扫地空。烈火张天照云海,周瑜于此破曹公。”

唐诗中还有其他以赤壁一战明确贬曹的,如胡曾 《咏史诗·赤壁》,“ 烈火西焚魏帝旗,周郎开国虎争时。交兵不假挥长剑,已挫英雄百万师。

杨巨源 的《上刘侍中》,“ 风景佳人地,烟沙壮士场。幕中邀谢鉴,麾下得周郎。”

以及刘长卿的《送崔使君赴寿州》,“仲华遇主年犹少,公瑾论功位已酬。” 李九龄 《读三国志》则将瑜亮做了并列,“武侯星落周瑜死,平蜀降吴似等闲。”

句子:周瑜与孔明,一名将一名相,这是唐时的定位。 宋另有戴复古的《赤壁》前四句则是,“千载周公瑾,如其在目前。

英风挥羽扇,烈火破楼船。”他的后四句紧跟着写道,“白鸟沧波上,黄州赤壁边。

长江酹明月,更忆老坡仙。” 宋自逊的《贺新郎》上半阙写“唤起东坡老。

问雪堂、几番兴废,斜阳衰草。”下半阙则写,“周郎英发人间少。

谩依然、乌鹊南飞,山高月小。” 戴复古《满江红》也是气势激烈,“ 赤壁矶头,一番过、一番怀古。

想当时、周郎年少,气吞区宇。万骑临江貔虎噪,千艘列炬鱼龙怒。

卷长波、一鼓困曹瞒,今如许。” 南宋豪放派名家刘过刘改之则有《舣舟采石》,“周郎未战曹瞒走,谢安一笑苻坚危。

黄云如屯夜月白,箭痕刀痕满枯骨。” 金朋说《赤壁鏖兵》述,“西北楼船烈焰中,周瑜于此破曹公。

孙郎不是刘豚犬,百万兵消一阵风。” 刘克庄的《即事十绝》更干脆,“老贼顺流下,周郎凭轼观。

不干春水事,一蹙走曹瞒。” 岳飞的孙子岳珂禀承家风,官至户部侍郎、淮东总领兼制置使。

尤工诗文,他在《赤壁》中歌道,“周郎二十四年少,盖世功名随一燎。亲提三万走曹瞒,不以敌勍恨兵少。”

对了,这里的二十四不是指赤壁大战时周瑜的年纪,只是突显周瑜的年少英姿,也是为了要避开下句中的三万的三。“恨兵少”出自《三国志·江表传》,《江表传》里记载刘备听说周瑜只有三万人时道,“恨少。”

魏晋之后的南北朝,庾信就有诗,“悬知曲不误,无事畏周郎。”隋朝也有江总诗,“弦心艳卓女,曲误动周郎。”

魏晋之后的南北朝,庾信就有诗,“悬知曲不误,无事畏周郎。”隋朝也有江总诗,“弦心艳卓女,曲误动周郎。”

元邵亨贞另有《贺新郎 》,“顾曲周郎今已矣,满江南、谁是知音客。人世事,几圆缺。”

苏轼也做过《南歌子》,称“但得周郎一顾、胜珠珍。” 《菩萨蛮》,“画楼影蘸清溪水。

歌声响彻行云里。帘幕燕双双。

绿杨低映窗。曲中特地误。

要试周郎顾。醉里客魂消。

春风大小乔。” 除此外,以梅子黄时雨著称的贺梅子贺铸也有名词《诉衷情》。

“乔家深闭郁金堂。朝镜事梅妆。

云鬟翠钿浮动,微步拥钗梁。情尚秘,色犹庄。

递瞻相。弄丝调管,时误新声,翻试周郎。”

“时误新声,翻试周郎”,说不尽的妩媚风情,《诉衷情》的词牌从此又得别名《试周郎》。 最别致潇洒,却是唐张祜的《觱篥》。

“ 一管妙清商,纤红玉指长。雪藤新换束,霞锦旋抽囊。

并揭声犹远,深含曲未央。坐中知密顾,微笑是周郎。”

妩媚可爱当属吴梅英的《声声慢》,“曲中倚娇佯误,算只图、一顾周郎。花镇好,驻年华、长在琐窗。”

非常的有邻家小妹娇憨态。 明确将顾曲与知音相连的诗词,最早见于唐湛贲的《伏览吕侍郎丘员外旧题十三代祖历山草堂诗》,“桑田代已变,池草春犹碧。

识曲遇周郎,知音荷宗伯。” 苏轼对此亦有跟和,《送欧阳推官赴华州监酒》中有“知音如周郎,议论亦英发”的诗句,这个知音即指佳友,也许亦指数朝之后,他之欣赏周瑜“言论英发”的一文一武隔代知音。

范成大的《 临江仙》则道,“周郎去后赏音稀。为君持酒听,那肯带春归。”

知音再往后演变,周郎顾曲也成了怀才不遇的代指,曲误若有人顾,欣逢知音,若无人顾,则是知音难觅了。 少年时有段飞扬岁月,其后却处处受制主和派,力主抗金的辛弃疾曾有《惜分飞》,“最是周郎顾。

尊前几度歌声误。望断碧云空日暮。

流水桃源何处。闻道春归去。

更无人管飘红雨。 ”一派怅往伤怀。

元邵亨贞另有《贺新郎 》,“顾曲周郎今已矣,满江南、谁是知音客。人世事,几圆缺。”

王质的《八声甘州·事茫茫》。 “事茫茫、赤壁半帆风,四海忽三分。

想苍烟金虎,碧云铜爵,恨满乾坤。郁郁秣陵王气,传到第三孙。

风虎云龙会,自有其人。 朱颜二十有四,正锦帏秋梦,玉帐春声。

望吴江楚汉,明月伴英魂。浥浥小桥红浪湿,抚虚弦、何处得郎闻。

雪堂老,千年一瞬,再击空明。” 正是周郎已去,何人顾曲? 最伤感的则属郑板桥的《周瑜宅》。

“周郎年少,正雄姿历落,江东人杰。 八十万军飞一炬,风卷滩前黄叶。

楼舻云崩,旌旗电扫, 射江流血。咸阳三月,。

上一篇:有关解忧的诗词 下一篇:和天涯有关的诗词句

相关阅读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欢迎收藏
我们的努力,只为得到你最好的认可,请认准我们的网址。
友情提示: 喜欢我们网站的人,请收藏我们网址,以便下次更快捷进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