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母亲中语播放
地区:松原市
  类型:尼泊尔剧
  时间:2022-12-07 07:41
剧情简介
他都不知道云迟怎么不就到了他身边来了。“哇,用刀什么的, 很危险的, 你才二十几岁吧, 不要这么打打杀杀,没事干喝酒寻乐什么的, 不是很快活吗?”段铜吃惊的看着徐年。 他感觉自己身体上那股可怕的重力束缚。 这种束缚力量要比他的大地坍塌强上两倍。 在这种程度的束缚之下,他整个人连行动都无比的困难。 这还是因为他是体修的缘故。 如果他是紫府级别的修士,如此恐怖的重力压迫,很有可能会被压成肉泥。 “你……你修行的也是重力领域奥义?”段铜吃惊道。 徐年微微一笑。 并没有回答段铜的话。 不过在段铜心中,徐年沉默则表示默认。 只是他想不明白,一个如此年轻的青年。 怎么可能在重力领域方面有着如此高的造诣。 徐年使用了重力,直接走到段铜的面前。 有体内龙气和神魔罡气的加持,这重力对他来说虽然有些吃力。 但还不至于失去行动能力。 “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徐年微微一笑,将仙剑搭在段铜的肩头上。 段铜拼命的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然而却被徐年一剑敲在肩头,再次跪倒在地。 “你不能杀我,我可是这敬王城城主,你若是杀了我,段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段铜出言威胁道。 徐年却是一声冷笑,随即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这话他已经听了不下第二遍了,他也懒得回答。 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挥动手中的仙剑。 “噗呲!” 段铜的身躯直接被徐年一剑斩成两段。 段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周众人也是一阵目瞪口呆。 这徐年就这么斩杀了段铜? 张麟也有些惊讶。 这徐年杀伐未免太果断了吧! 难道他真的不怕段家? 远处的段天涯看到段铜被杀,眼神之中也彻底露出绝望的神色。 看向徐年的眼神也变得极其的惊恐起来。 这徐年连他叔叔都敢杀,自然也敢杀他。 ”噗通!” 段天涯直接跪倒在地。 对着徐年连连磕头道“徐年,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徐年则是持剑向着段天涯走去。 眼神之中全是嘲讽。 段天涯看着徐年持剑走来,心中的恐惧更是无以复加。 “当初你惹我的时候,就该有今天的下场!” 徐年一声冷笑,随即手中的仙剑便斩下一剑。 “噗呲!” 瞬间段天涯也是身首异处,鲜血狂喷,最终倒在地上。 段天涯到死都不相信,自己最终会死在当初一个瞧不起的遗失之地的土著手上。 徐年倒是不在意,轻轻的拂去仙剑上的鲜血。 甚至连看都懒得去看段天涯一眼。 四周一片寂静。 如今天心宗四人,就只剩下林雅一人。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林雅全部都看在眼里。 先是被杜峰抛弃,接着便见识到了徐年的雷霆手段。 甚至连敬王城城主都被其斩杀。 现在看到徐年向着自己看来,林雅顿时忐忑起来。 俏脸苍白。 徐年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林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接着便向着林雅走去。 “大人,可以不杀她吗?” 一旁的张麟连忙焦急说道。 徐年转头看向张麟,发现后者一脸紧张。 徐年忍不住白了张麟一眼道“谁说我要杀他了,我只不过是想让她回去给司徒晨带一句话。” 张麟闻言,当即一喜,不再阻难。 徐年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林雅面前道“你回去给司徒晨带一句话,就说杀杜峰的人乃是天庭的徐年,你们天心宗如果想要报仇的话,尽管来找我便是。” 林雅一阵吃惊。 司徒晨乃是他们宗门最年轻的天才长老。 没想到这个青年居然跟司徒晨也有过节。 四周众人也是吃惊不已。 徐年这番话,完全是在向天心宗宣战。 “好,我一定将话带到。”林雅点点头,胆怯道。 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青年,她心底深处还是不由的生出一股寒意。 不过这青年长得如此英俊,实力又如此强悍,如果能够做她的男人那该多好啊! “公子,我可以不可以……”林雅鼓起勇气开口说道。 然而还没等她话说完,她的耳边便传来徐年那极其冰冷的声音。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收起你的那点心思,我不想杀女人。”徐年丢下一句话,便直接拂袖转身。 林雅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刚才那一瞬间,她清晰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杀意。 她毫不怀疑,她若是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这青年绝对会毫不犹豫杀了他。 徐年转身,不再理会林雅。 虽然林雅的话还没有说完,但是徐年也已经大致的猜出这林雅的想法。 说真的,就林雅这姿色,他还真的看不上。 更不要说,这林雅还是一个玩弄心计的蠢女人。 张麟看了一眼林雅,也无奈的摇头。 心中失望至极。 林雅脸色变得更加惨白起来。 最后咬了咬嘴唇,离开了此地。 徐年根本不在意林雅的离开。 毕竟放不放林雅都没有意义,除非将四周所有人都杀了。 否则根本不可能杀人灭口。 此刻徐年所有的心神都沉浸在自己手中的这柄仙剑之上。 虽然这柄仙剑跟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徐年依旧还是能够感觉到手中的仙剑变得不一样了。 刚才他出现那一瞬间,他明显感觉到仙剑之中产生一股共鸣。 就仿佛仙剑之中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小子,你这一次可真的是捡到宝了。”就在此时,问天魔尊的声音在徐年的脑海中响起。 “捡到宝?什么意思?”徐年诧异问道。 “你怎么这么笨?亏你还是一个炼器师,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手中的仙剑诞生了剑灵吗?”问天魔尊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剑灵?这怎么可能?“徐年瞪大眼睛诧异问道。 所谓的剑灵乃是器灵的一种,一般就算是仙剑都不一定能够诞生器灵。 而能诞生器灵的兵器,则意味着这一件兵器可以随着日后的积累,而逐渐成长。 而剑灵便是剑类宝物的器灵。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个王敬的一缕残魂进了你的兵器,化作了你的器灵,虽然现在还很微弱,但是随着日后的成长,绝对会变得更加强大。”问天魔尊说道。 “原来是这样!”徐年顿时恍然大悟。 怪不得之前他手中的仙剑会不断的颤抖。 看来真的跟王敬的残魂有关。北海的战争,在北海算是人尽皆知了。 因为这可是牵动到四个国家的大事,在北海当然受很大的关注。 四个国家的岛屿,如果按地理位置呈现,是形成四方形的,岛屿在四方形的各自一边,战争的起因已经不得而知了。 库洛现在所知道的,就是杰尔马王国以雇佣军的身份加入了这场战争之后,临阵反水也不算是反水,反正就是一力挑了四国战争,就在四个国家的中心地带,四方形的中心,那个形似番茄的大岛屿,进行战争。 而海军和情报人员消失的地点,在这四个国家以及番茄岛内。 从伟大航路到北海,因为穿越了无风带,所以比较快,全力航行的话,也就半个月的功夫,库洛就到达目的地了。 轰! 轰隆隆! 砰砰砰! 此时,正好是深夜,月如银盘,银辉洒向海面,随着波涛卷起莹莹之光,而在不远处的一座岛上,战斗的声音,不绝于耳,在黑夜之中,岛上的火光清晰可见,隐隐的还传来喊杀的声音。 月光之下,军舰里的海军一个个挺立着,整装待发。 卡斯冲库洛一个敬礼,大声道:“库洛准将,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了,就由我卡斯先上去看看吧,战争太危险了,你的身躯万一受到伤害就不好了!” 听听! 听听! 这才是人话! 库洛颇为感动的看了眼卡斯,然后又横了眼在一旁的莉达和克洛。 你看看人家大胡子,是多么的为上司着想,都知道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首先担忧的就是主官的安危。 人数多的大混战,虽然说强者可以开无双,但自身也容易受到伤害啊。 卡普那个老货不也被斧子砍过嘛,白胡子也是满身伤痕,那伤痕怎么来的?不可能都是强者造成的。 不注意的话,普通的一把刀,一颗子弹,都能对其造成伤害,一个不好可能就交代在那了。 再说,我是强者吗?我是吗?我是吗?! “算了,你留在船上驻守,逐步靠近就行。” 虽然说卡斯的能力很方便,但是库洛不敢让他第一个靠前。 这大胡子太坑人了,只有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才放心,万一上去之后再搞什么幺蛾子,他估计就真的成为真正的海军将领了,那时候四海可没他的容身之处。 “会月步的,跟我过去看看。” 库洛身躯一起,浮在了空中,对底下的人说着。 卡斯不会月步,虽然他在本部受训,奈何掌握的只有‘铁块’和‘指枪’,六式这玩意儿也是看资质的,毕竟是集世界体术之大成者,本来就挺难学习。 一同跟来的萨兹尔,也不会月步,他会‘铁块’以及‘纸绘’。 搞半天,跟他一起的,还是只有莉达和克洛。 二人踩着空气,来到了和库洛一样的高度,双脚弹着空气在那跳着。 “可是这样好累啊,库洛,咱们离那座岛还很远呢。” 莉达看着目前只有一个轮廓的番茄岛,叫屈道。 “一天到晚就你累!” 库洛没好气的来了一句,伸手一招,从天空中飞来一座石台,窜到了莉达脚下。 “嘻嘻,这样就舒服了。” 莉达盘坐在石台上,打开自己的背包,拉出一包薯片吃了起来。 克洛:“……” 他也很累啊! 为什么不给他也弄一个?! 同为下属,就算有区别对待,但也不能这么区别对待吧! 三人一同飞向岛屿,越靠近,那喊杀的声音就越大,从高空往下看,人群就如蚂蚁,在黑夜中不断蠕动,碰撞在一起。 黑夜之中,一边是四种颜色,穿着四队制服的士兵,数量很多,另一边则是统一穿着同一种制服的人,数量并不多,但罕见的是可以将战局拉平。 虽然这些人高矮胖瘦都有,但细看之下,却发现这些人的五官长得其实都差不多。 文斯莫克是战争家族,而他们的王国成员,没有女性,全都是可以战斗的适龄男性,数量高达几万人的那种,主要是因为其总帅伽治拥有‘血统因子’的技术,可以不断的克隆出士兵。 “啧,这世界真是特么的神奇。” 看到这一幕,库洛咂咂嘴,说着。 平均科技在遂发枪风帆船的时代,愣是出了个克隆人科技。 虽然说因为磁场的关系,各个岛屿都不联系,导致科技代差比较大,但这也太离谱了。 战场之中,一处略高的平台上,有着一排士兵站在那里,在他们前方,摆着五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五个颜色不一样的人。 在正中间的,一头金发,两米多高,穿着一身便服,单手撑着下巴,颇有兴趣的看着战场。 两边椅子上,坐着三男一女。 三个男人有红毛有绿毛有蓝毛,女的是粉毛。 砰! 一颗子弹从战场上射出,直奔这五人的方向而来。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的士兵站了出来,形成人墙挡在了五人身前,那子弹直中一人眉心,飙起一团血花,士兵倒在了地上。 余下的士兵,面无表情,一脚将倒下的士兵给踢开,重新将缺口给挡住。 “父王,不如让我去解决他们吧,太慢了!” 绿毛青年有些不耐烦的叫嚷着。 中间的金发男人闻言眼眸微微一动,他伸出手招了招,一名士兵就捧着一个大沙漏靠了过来,他看了眼沙漏,摇头道:“还不是时候。” “真是够了!” 绿毛青年暴躁道:“明明都来战场了,迅速解决掉不就好了,那个雇佣我们的男人,管他怎么样,我们完成了任务就行了!” “我觉得,父王。” 红毛青年淡淡道:“我们不用拖到那个男人所约定的时间,现在是个重正威名的好机会,父王你和四个国家交战,不也是想让世界知道,我们文斯莫克又回来了吗?” 金发男子眯了眯眼,看了看士兵手上的沙漏,那沙漏上方的沙子还有一半,正一点点缓慢的往下流。 “的确,太慢了!” 金发男子伸出手,一把把沙漏给捏碎。 “用不着等待,这四个国家,将是我们文斯莫克重新立于北海的标志,用武力告诉他们吧,曾经统治北海的家族,如今就要回来了!” 座椅上的几人,纷纷露出狞笑。 绿毛男子最先忍不住,拿出了一个圆柱体的罐子,抛了抛,正准备离开座位的时候,忽然天空上,响起了一个声音。 “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是文斯莫克吗?”“路飞...”克比突然有些热泪盈眶。“是吗?表哥表妹的,近亲结婚很容易生出有问题的孩子。”云迟说着又吃了一块晶莹的糕点,然后问道:“这是什么做的?挺好吃。”
748次播放
883人已点赞
731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李姿苹
张善水
林秋谦
最新评论(270+)

李佩财

发表于7分钟前

回复 郑耀礼 :是的,萨兹尔已经知道了自己这是一种很特殊的见闻色,唐纳德大哥和摩尔大哥都和自己说了,并且对自己的见闻色啧啧称奇。


王慧玲

发表于7分钟前

回复 邱雅筑 :反正她的魅功,还没有练到可以瞬间把毒转化出去的程度。


苏承松

发表于1分钟前

回复 冯瑞亚 :“我刚才有些不对劲了是不是?陷入魔怔了是不是?”


猜你喜欢
年轻的母亲中语播放
热度
891676
点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