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类型:土耳其剧
  时间:2022-09-29 15:57
剧情简介
……段铜吃惊的看着徐年。 他感觉自己身体上那股可怕的重力束缚。 这种束缚力量要比他的大地坍塌强上两倍。 在这种程度的束缚之下,他整个人连行动都无比的困难。 这还是因为他是体修的缘故。 如果他是紫府级别的修士,如此恐怖的重力压迫,很有可能会被压成肉泥。 “你……你修行的也是重力领域奥义?”段铜吃惊道。 徐年微微一笑。 并没有回答段铜的话。 不过在段铜心中,徐年沉默则表示默认。 只是他想不明白,一个如此年轻的青年。 怎么可能在重力领域方面有着如此高的造诣。 徐年使用了重力,直接走到段铜的面前。 有体内龙气和神魔罡气的加持,这重力对他来说虽然有些吃力。 但还不至于失去行动能力。 “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徐年微微一笑,将仙剑搭在段铜的肩头上。 段铜拼命的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然而却被徐年一剑敲在肩头,再次跪倒在地。 “你不能杀我,我可是这敬王城城主,你若是杀了我,段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段铜出言威胁道。 徐年却是一声冷笑,随即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这话他已经听了不下第二遍了,他也懒得回答。 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挥动手中的仙剑。 “噗呲!” 段铜的身躯直接被徐年一剑斩成两段。 段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周众人也是一阵目瞪口呆。 这徐年就这么斩杀了段铜? 张麟也有些惊讶。 这徐年杀伐未免太果断了吧! 难道他真的不怕段家? 远处的段天涯看到段铜被杀,眼神之中也彻底露出绝望的神色。 看向徐年的眼神也变得极其的惊恐起来。 这徐年连他叔叔都敢杀,自然也敢杀他。 ”噗通!” 段天涯直接跪倒在地。 对着徐年连连磕头道“徐年,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徐年则是持剑向着段天涯走去。 眼神之中全是嘲讽。 段天涯看着徐年持剑走来,心中的恐惧更是无以复加。 “当初你惹我的时候,就该有今天的下场!” 徐年一声冷笑,随即手中的仙剑便斩下一剑。 “噗呲!” 瞬间段天涯也是身首异处,鲜血狂喷,最终倒在地上。 段天涯到死都不相信,自己最终会死在当初一个瞧不起的遗失之地的土著手上。 徐年倒是不在意,轻轻的拂去仙剑上的鲜血。 甚至连看都懒得去看段天涯一眼。 四周一片寂静。 如今天心宗四人,就只剩下林雅一人。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林雅全部都看在眼里。 先是被杜峰抛弃,接着便见识到了徐年的雷霆手段。 甚至连敬王城城主都被其斩杀。 现在看到徐年向着自己看来,林雅顿时忐忑起来。 俏脸苍白。 徐年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林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接着便向着林雅走去。 “大人,可以不杀她吗?” 一旁的张麟连忙焦急说道。 徐年转头看向张麟,发现后者一脸紧张。 徐年忍不住白了张麟一眼道“谁说我要杀他了,我只不过是想让她回去给司徒晨带一句话。” 张麟闻言,当即一喜,不再阻难。 徐年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林雅面前道“你回去给司徒晨带一句话,就说杀杜峰的人乃是天庭的徐年,你们天心宗如果想要报仇的话,尽管来找我便是。” 林雅一阵吃惊。 司徒晨乃是他们宗门最年轻的天才长老。 没想到这个青年居然跟司徒晨也有过节。 四周众人也是吃惊不已。 徐年这番话,完全是在向天心宗宣战。 “好,我一定将话带到。”林雅点点头,胆怯道。 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青年,她心底深处还是不由的生出一股寒意。 不过这青年长得如此英俊,实力又如此强悍,如果能够做她的男人那该多好啊! “公子,我可以不可以……”林雅鼓起勇气开口说道。 然而还没等她话说完,她的耳边便传来徐年那极其冰冷的声音。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收起你的那点心思,我不想杀女人。”徐年丢下一句话,便直接拂袖转身。 林雅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刚才那一瞬间,她清晰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杀意。 她毫不怀疑,她若是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这青年绝对会毫不犹豫杀了他。 徐年转身,不再理会林雅。 虽然林雅的话还没有说完,但是徐年也已经大致的猜出这林雅的想法。 说真的,就林雅这姿色,他还真的看不上。 更不要说,这林雅还是一个玩弄心计的蠢女人。 张麟看了一眼林雅,也无奈的摇头。 心中失望至极。 林雅脸色变得更加惨白起来。 最后咬了咬嘴唇,离开了此地。 徐年根本不在意林雅的离开。 毕竟放不放林雅都没有意义,除非将四周所有人都杀了。 否则根本不可能杀人灭口。 此刻徐年所有的心神都沉浸在自己手中的这柄仙剑之上。 虽然这柄仙剑跟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徐年依旧还是能够感觉到手中的仙剑变得不一样了。 刚才他出现那一瞬间,他明显感觉到仙剑之中产生一股共鸣。 就仿佛仙剑之中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小子,你这一次可真的是捡到宝了。”就在此时,问天魔尊的声音在徐年的脑海中响起。 “捡到宝?什么意思?”徐年诧异问道。 “你怎么这么笨?亏你还是一个炼器师,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手中的仙剑诞生了剑灵吗?”问天魔尊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剑灵?这怎么可能?“徐年瞪大眼睛诧异问道。 所谓的剑灵乃是器灵的一种,一般就算是仙剑都不一定能够诞生器灵。 而能诞生器灵的兵器,则意味着这一件兵器可以随着日后的积累,而逐渐成长。 而剑灵便是剑类宝物的器灵。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个王敬的一缕残魂进了你的兵器,化作了你的器灵,虽然现在还很微弱,但是随着日后的成长,绝对会变得更加强大。”问天魔尊说道。 “原来是这样!”徐年顿时恍然大悟。 怪不得之前他手中的仙剑会不断的颤抖。 看来真的跟王敬的残魂有关。木野赶紧跟着出去了。“太、太上皇到!”而通常惹怒她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直接咬。”晋苍陵说道。
816次播放
668人已点赞
817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李俊花
高思妤
王士豪
最新评论(731+)

苏承松

发表于1分钟前

回复 赵雅君 :“留在本本部?” 库洛那几乎快飞的表情一下子从云端摔下。 “本部?” 他又重复了一遍。 “是的!” 克比点点头:“抱歉,库洛先生,昨天还瞒着你,其实我已经升职为本部曹长了,你能和我打个平手,你的实力,是可以留在本部的,从现在起,你就转入了本部,成为本部准尉了。恭喜你,库洛先生!” “本部?” 库洛像是没听到克比的话一样,再次重复一样。 “额” 克比朝库洛摆了摆手,“库洛先生,不,库洛准尉,你这是太高兴了吗?” 我高兴你奶奶个嘴儿! 库洛一把夺过克比手中的文件,咬牙切齿的看着。 文件上清清楚楚,他现在是本部准尉,莉达和克洛成了本部三等兵,全都转入本部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留在本部啊。” 库洛声音低沉的就跟被莉达吸干了一样。 克比骄傲的抬起头,“因为我啊,库洛先生,你这样的实力,只有留在本部才能大放光彩啊!” 库洛恨不得一刀砍死克比。 你特么你早说你是曹长啊! 不对,你是曹长你来训什么练啊! 本部军曹以上不用来训练的啊! 早知道你特么升职了,我就干脆的倒地认输啊! 见库洛近乎呆滞,克比以为他是欢喜坏了,也露出了笑容,道:“库洛先生,我以后一定会多多向你请教的,我决定了,在我成为海军将校前,一定会超越你,我先走了,库洛先生。” 不! 等等! no! 我特么不想留在本部啊! 库洛伸出手,看着克比越跑越快的身影,下意识捂住了自己心口。 “怎么了?”莉达问道。 “感觉心口被人插了一刀。” 库洛深吸口气:“不,我要冷静,只是转籍本部而已,我还是能镇守东海的,我还有斯摩格,斯摩格一定不像克比这么坑人。” “喂,库洛,我找你半天了,你在这啊。” 刚提到斯摩格,他也出现了,带着达丝琪,叼着雪茄就过来了。 “正好算到你是受训结束的日子,你的调令我给你弄来了。” 库洛重新燃起希望,果然,斯摩格就是个靠谱的男人! “是哪里?东海吗?!”库洛激动问道。 “不是东海。” 斯摩格眼珠子左顾右盼,有些不敢直视他。 “西海?” “不是。” “南海?” “不是。” “北海?” “你为什么老是想着四海。” “g-8要塞?”库洛再次问道。 斯摩格摇摇头,道:“比g-8要塞还要安全!” “哪里?” “本部。” “……” 库洛盯着他片刻,一字一顿道:“斯,摩,格?” “这个”斯摩格撇开脑袋,道:“我尽力了。” “你特么的把我留在本部你告诉我你叫尽力?!” 库洛一把抓住斯摩格的衣领,恶狠狠的吼道:“说好的给我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呢,啊?!你今天说不出个道理来,我让你在这丢一只手你信不信,你也给老子当丢掉一条手臂的男人!” “本部就是绝对安全的啊。” “……” 库洛脸色平静,放开了斯摩格。 “啊,好像是这样。” 他脑子里一直都是顶上战争的节奏,忘记了在那之前,本部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安全之地,没有比它更安全的了。 “那个,文件给你,我有任务,我有任务,我先撤了,达丝琪,快走。” 斯摩格脚底抹油溜了,甚至带起了一道白烟,生怕库洛待会给他一刀。 看他那样子,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把事情告诉了库赞 库洛没心情接文件,是莉达接的,他看了一眼,瞪大了眼睛,“库洛,咱们好像归到了黄猿大将的手底下。” “哈?!” 库洛猛然转头,拿过莉达的文件,看了起来。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他现在不仅是本部准尉,还是黄猿部队。 心口,两刀。 好在库洛开始习惯了。 “没事,没事,黄猿这老爷子是典型的出工不出力,进他的部队很轻松的,这反而是好事,他又不知道我实力,我不暴露出来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库洛自己安慰自己。 “谁是库洛,谁是库洛?!” 远处,传来了一声虎吼。 就见一个五大三粗的人拿着照片到处吼着,紧接着那人就看到了库洛,对比了一下照片,跑了过来,敬了个礼,道:“库洛准尉,我是黄猿大将直属部下韦德中校,黄猿大将想要见你,还请速去。” 这衔接的还挺好啊。 库洛深吸口气,又重重一叹,将文件递给莉达,“行吧,你带路吧。” 黄猿,波鲁萨利诺,海军三大将,世界政府最高战力之一。 ppap创造者。 疑似革命军卧底。 诨号蒙奇·d·黄猿。 个屁。 在库洛眼里,这老爷子就是典型的和光同尘,至于其他的不做它想。 这个世界中,库洛最欣赏的,还真的就是黄猿。 所以对于归于黄猿麾下,他倒没什么讨厌。 比归入赤犬麾下好,赤犬太刚,他受不了。 青雉也不行,虽然青雉很懒散,某些程度还和他很相似,但就是太相似了,容易在一些问题产生分歧。 只有黄猿这个讲人情给面子的人,才是库洛欣赏的。 一栋典型的日式天守阁内,库洛走到最顶楼,拉开门,便见到一个硕大的办公室,正迎着的是一张牌匾,上书着:模棱两可的正义。 下面,一个穿着黄色西装,表情轻松的男人在那剪指甲。 “哦~你来了啊,鲁西鲁·库洛。” 黄猿放下指甲刀,嘴巴撅出了一个奇怪的弧度,惊讶的道。 “黄猿大将,初次见面。” 库洛敬了个礼,表情认真。 “嘛,用不着那么客气,来坐。” 黄猿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库洛依言坐下。 刚坐下,他就忍不住问了:“大将,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让我进入你的部队,我只是个才从东海出来的海军,太弱了,只会给你的部队增添累赘啊。” “要说为什么,可能是一时兴起,也可能是其他原因,是什么呢?” 黄猿从抽屉里掏出一盒雪茄,拿起一根递给库洛,“抽吗?” 库洛接过,给自己点燃,眼眸便睁大。 好货啊! 不愧是大将的雪茄。 “有人说你是老夫的私生子。” “咳咳咳!” 刚吸两口的库洛立马咳出烟雾,一脸惊恐。


程建宏

发表于8分钟前

回复 邱雅筑 :“从那边应该可以绕过去。”


江维伦

发表于8分钟前

回复 袁裕治 :被他的手指这么一揉耳垂,云迟只觉得皮肤一阵战栗,身子微微软了。


猜你喜欢
热度
904976
点赞

友情链接: